江西瑞昌:水泥护栏填泡沫 暴力讨薪“讨”来刑狱

17/06/17 来源:http://www.mypopo.net 作者:全讯网新2


图为护栏内部暴露出的泡沫填充物(9月22日摄)。 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

  信息时报讯 (记者 何小敏 通讯员 黄义涛 陈琳) 近日,梅州市梅江区法院审结了多宗因使用暴力手段讨要拖欠工资、工程款而致人伤害案件。法官提醒,维权需要理性,否则劳动者可能因为自己冲动的行为自尝苦果。

  拳脚“讨”来犯罪

  2015年2月,临近春节,刘某父亲因黄老板尚有工程款未结清,多次打电话联系却无人接听,刘父便同儿子刘某一同前往黄老板家中,打算面谈。双方在黄老板家中交涉期间,情绪越来越激动,互相发生推搡拉扯。黄老板不断将刘某与刘父往门口推,并抱起刘某抛在地上,刘某起来后,用右拳殴打黄老板的脸部、头部和鼻部。最终造成黄老板左侧鼻骨骨折和鼻中隔骨折。而刘某也因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为工程款砍伤局长获刑

  公路养护工孙某,其父亲早年承包当地公路局的部分工程,当时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工程结束后,双方因结算款始终谈不拢。2014年底某日,孙某携带3把刀来到当地公路局,闯入会议室将正在开会的公路局局长一刀砍伤。事后,孙某表示自己一时冲动,做了违法的事,十分后悔,并自觉在现场等候抓捕。最终,孙某因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

  讨薪致保安重伤判8年

  2015年1月,农民工李某因新城建设过程中,所在公司拖欠工资问题,纠集其他两名工人到工地闹事,欲关闭施工电闸不让工地施工。工地保安张某发现后手持木棍赶来制止,并威胁喊道谁拉电闸就打谁,致使李某等人情绪更加激动。李某从工地上拾起一条方形木棍,冲到张某面前,用木棍打击张某头部,致使张某重伤。李某因故意伤害罪,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当时,李某一家本等着领了工资回家过年,火车票都已买好,却因一时冲动让自己深陷囹圄,不得自由。

  法官说法

  暴力讨薪得不偿失

  法官表示,工资是劳动者的合法报酬,应当依法受到保护。但目前企业随意拖欠、克扣民工工资的现象屡见不鲜,民工采取暴力手段讨要工资的案件时有发生。劳动者暴力讨薪事件的发生不仅扰乱社会秩序,侵害他人人身和财产安全,同时也损害了自身的合法权益。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劳动者维护自身权益都应当运用合法“武器”讨薪。

■建筑方称,填充泡沫主要为了减轻自重,“泡沫护栏”比起水泥实心护栏节省不了多少成本,比起直接浇筑实心预制件费事费工
■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填充泡沫的护栏,市政工程都有一定的设计使用寿命,这个“泡沫护栏”建成仅仅三年就多处断裂,显然不符合相关质量要求
  新华社南昌9月23日新媒体专电(记者温美良、胡晨欢)近日,有媒体曝光江西瑞昌市一座涵洞桥水泥护栏竟然藏有泡沫,引发公众对市政工程质量的担忧,而当地建设局对此回应称是“新工艺”,更是掀起社会舆论的一片哗然。“泡沫护栏”到底是不是新工艺?市政工程为何屡曝“黑幕”?工程监管去哪儿了?
  记者23日在瑞昌市湓城路上找到被曝光的水泥护栏,护栏长约400米,竖立在铁路涵洞的挡土墙上方,由于距离瑞昌当地一中学不远,护栏下面人流车流密集。虽然多处破损的护栏已经换上新的部件,记者还是找到几处断裂的护栏,里面露出大片的白色泡沫,松散的水泥里包裹着细细的铁丝。附近的一名商店老板说,护栏最高处距离路面六七米,这样的“泡沫栏杆”随时都有可能断裂,“这几年没砸死人已经算是万幸了。”
  瑞昌市建设局总工程师余进发介绍,由于原有护栏年久失修、影响安全,2012年6月,建设局组织对护栏拆除重建,设计采用仿木栏杆,工程预算20.9万元,由于预算审核价没超过50万元,按照规定,此工程不需要经过招投标程序。最终,工程直接由建设局下属单位瑞昌市市政公司承建。
  据当地官方通报,事件曝光后,当地建设部门立即牵头组成调查组,对栏杆原设计、施工等情况进行调查核实。调查结果显示,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原施工单位瑞昌市市政公司存在对购进的部分预制件擅自变更设计、未按施工图施工行为,有关人员对工程监管存在失职行为。
  22日,瑞昌市建设局依法依规对瑞昌市市政公司处以5万元罚款,并责成该公司对不合格的预制件全部无偿更换;对负有领导责任的瑞昌市市政公司经理夏某给予免职处分,对负有监管责任的瑞昌市建设局城建科科长邓某给予行政记过处分。
  针对“泡沫护栏”存在偷工减料的情况,余进发说,填充泡沫主要为了减轻自重,“泡沫护栏”比起水泥实心护栏节省的水泥,不超过10吨,按市价三百多元每吨计算,节省的水泥成本不过三四千元,比起直接浇筑实心预制件,这个工艺费事费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填充泡沫的护栏,不管采用什么工艺,按照要求,市政工程都有一定的设计使用寿命,这个“泡沫护栏”建成仅仅三年就多处断裂,显然不符合相关质量要求。
  那么,这些不合格的水泥预制件为何如此顺利进入采购环节?又是如何顺利通过层层监管的?瑞昌市建设局副局长徐勋向记者表示,水泥预制件不像钢筋水泥这样的产品,没有国家的技术质量标准,因此购买时很难把握住产品质量。
  业内人士则表示,且不说“泡沫护栏”是否符合技术工艺标准,任何水泥预制件的质量还是可以通过专业的质量检测机构进行检测的,而且只有获得国家认可的质检报告,工程才能通过最后的验收。
  徐勋说,“人手不足”也是导致工程监管不力的一个原因。他说,建设局每年负责的市政工程项目数量繁多,以2015年为例,117个市政工程项目就有84个由建设局负责,而他们单位也已经有多年没有招进土建专业的毕业生了。此外,建设局既是业主单位,同时又是监管单位,而施工单位又是自己的下属单位,这种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运作方式自然容易导致监管不力。
  2012年年初,瑞昌当地就曾曝出一地震安置小区发现竹篾井盖和纸板单元门,其调查结果也是“采购环节由施工单位自行采购、缺乏监督”。
  根据瑞昌市政府2015年印发的《瑞昌市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工程实行质量终身负责制,政府投资项目相关行政领导、项目法人代表和勘察、设计、施工以及监理单位相关责任人,按各自职责对工程质量终身负责。

  目前,劳动者可以通过劳动仲裁、法院诉讼、申请劳动监察部门处理、信访四种途径进行维权求助。2013年1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恶意欠薪的司法解释,对于恶意欠薪或者对付讨薪者进行暴力威胁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可判5年有期徒刑。同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修订的《广东省劳动保障监察条例》也加大了对恶意欠薪的违法成本,比如,以前只要赔偿欠薪的50%~100%,如今另外多加了,可以处以2万~5万元罚金。

  当然,法律与政策的生命在于实施,否则形同虚设。劳动者如果不是维权求助艰难不易,也不会轻易向法律提出“挑战”,作出害人害己的暴力讨薪行为。因此,一方面要加强司法及政府的执法救助,另一方面也要拓宽社会援助力量,共同维护和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莫让他们流血流汗又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