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当年“预售青春救母亲” “小短假”救得了“职场加班狗”吗?

17/08/06 来源:http://www.mypopo.net 作者:太阳城开户


 

 

  近期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推动各地落实带薪休假制度”。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中国官方至少已五次公开强调落实带薪休假,一些地方也出台了相关细则,带薪休假的落实力度正不断加大。根据官方释放的政策信号,未来将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可根据实际情况,在夏季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使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时间相结合,实现小短假。(8月4日)

  周五下午连周末两天的小短假,这情景想想都让人觉得幸福。近段时间来,国家不断强调落实带薪休假,乃至祭出“小短假”的撒手锏,都体现了保障公民合法的休假权利,并逐步增加休假时间的中心思路。这一方面对公众而言当然是个特大喜讯,放假谁不爱!另一方面对于旅游业也是个重磅利好,居民假期多了长了,选择出游的人也会越来越多,相关的旅游、住宿、客运等行业,都可能迎来发展机遇。

  齐金光在医院给母亲洗脚。孟嘉多供图

  “马上联系《锦州晚报》转载,无论如何,明天早晨的《大连晚报》必须见报!”

  3月17日晚10点,一条微信传来的新闻让《大连晚报》总编辑赵振江睡意全无,像打了一针兴奋剂,连夜布置采访。

  这条来自“东北晚报协会”微信圈的信息是《锦州晚报》总编辑王秀云发的,讲的是当天《锦州晚报》的头条新闻。“锦州的警察齐金光经过九年努力,终于为妈妈成功换肾,而他未忘九年前那位始终未露面的恩人,这位恩人捐助了他10万元,使他们全家度过了难关。他想通过报纸找到这位恩人,跟他说声谢谢!”

  赵振江发现,这位叫齐金光的警察当年是在大连警校上的学,事情就发生在大连,或许他寻找的这位恩人现在仍在大连。他连夜指示采访中心任张晓帆和社会新闻部记者刘万恒与《锦州晚报》取得联系,即刻采访、写稿,第二天见报。第二天一大早,《大连晚报》转载了《锦州晚报》的文章,并在报纸显要位置刊登消息《本报联手锦州媒体寻找大连好心人》。

  救母之愿,他努力了九年

  恩人之嘱,他奋斗了九年

  好心人的故事还得从九年前说起。

  “我什么都能干,哪怕搓澡、扫厕所都行,只要能救我母亲。”2006年2月中旬,身着警服的齐金光来到锦州晚报报社,想登广告。当时他是辽宁警官高等专科学校04级侦查系刑侦专业的学生,父母都下岗了,全家靠低保金生活,而母亲金秀兰被查出患了尿毒症。

  为了给母亲治病,齐金光在学校图书馆捡塑料瓶赚钱,房子也以5.3万元的低价卖了,尽管如此,高昂的医疗费仍然付不起。

  万般无奈之际,齐金光想到预售十年青春,预支工资,为母治病的办法,并决定用自己的肾为母亲换肾。当他把想法跟父亲说了后,父亲坚决反对换肾,说:“等我死了你再提这事儿吧。”

  齐金光“预售十年青春救母亲”的事情迅速传开,经国内十几家媒体报道后,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大量转载。当年3月6日,他在寝室接到一个神秘电话:“我看了报纸知道了你家的事,我会帮你,待会儿我给你汇点儿钱,把你账号告诉我。”

  这位陌生人在电话中叮嘱:“别问我的名字,也别找我,我不需要报答。是你的孝顺感动了我,记得将来做个好警察。”

  齐金光赶到离学校最近的一家工商银行查询捐款数额,竟是10万元!

  他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妈,你有救了!”齐金光只知道这位恩人是大连的,他发誓:“我一定不忘您的嘱托,做一名好警察。”

  2009年3月,齐金光成为锦州市公安局松山分局松山派出所的一名民警。由于工作出色,他连续三年被分局评为优秀人民警察,荣立过三等功,并多次获奖。在群众眼里,齐金光是公认的好民警,分局也把他列为后备干部。

  可惜的是,由于齐金光的血型与母亲不匹配,无法为母亲换肾。虽然没有联系到肾源,但金秀兰却通过血液透析维持了九年,这多亏了不知名恩人的10万元和社会上的资助。

  今年2月6日,匹配的供体终于找到。3月6日,金秀兰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终于换肾成功,现已转院至北京解放军309医院。齐金光兴奋地通过《锦州晚报》微信平台向所有帮助关心他的人告知了这个好消息。

  救母之愿,他努力了九年;恩人之嘱,他奋斗了九年,如今一并实现。

  一诺千金

  齐金光为妈妈找肾源,九年甘苦,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得知齐金光的母亲换肾手术成功后,当年采访这件事情的锦州晚报记者赵敬红、王磊,以及大连晚报记者王春燕都连连称赞。“九年前他曾说过的话竟然会兑现成真。九年啊!”王春燕说,“听说了这事儿以后,我当时眼泪都逼到眼眶里了。”

  回忆起当时的采访,王春燕仍然记忆犹新。“因为我通过电话从他父亲那里得知,当时O型血肾源奇缺,当时锦州市等待这种肾源的尿毒症患者很多,他母亲排在30名开外。这意味着齐金光的救母的心愿,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泡影。”

  “当时我问这个每月吃饭只花300元的警校大男生,要怎样支配这笔善款。其实,我是带着考验的心态来问,看他在巨额善款与经济拮据之间如何抉择。他这样回答:‘这笔钱我一定都要用在给母亲治病上,哪怕只是(通过透析)维持她的生命。如果钱有剩余,我就把这份社会爱心一分不浪费地捐给慈善机构,让它继续帮助其他身处困境的人们。我自己的困难我自己解决。’面对有了钱却没肾源的新难题,齐金光并没有灰心,他说:‘如果在锦州找不到肾源,我就带着母亲到其他城市去找。’

  “当年我把他说的话原封不动地登在报纸上,但心里还是觉得这些话虽然动情却不免天真。然而,时隔九年之后,看到他登报告诉不知名的恩人母亲手术成功了,我真的是又惊喜又惊讶,他真的做到了!整整花了九年的时间!当时他对我说的那些话,原来句句都是重如千金的承诺!

  “记得当年采访而归,办公室里热烈地讨论着那位捐款10万的神秘好心人,甚至对他的身份产生了各种猜测和假想,如此纯粹的捐助当时在每个人的内心击起了阵阵涟漪。九年之后,齐金光在《锦州晚报》上的感恩之举又在办公室里引起热烈讨论,然而,这次大家热议的不是那位神秘好心人,不论他出现也好,不出现也罢,此时此刻,更感动我们的是齐金光的说到做到,一诺千金。”

  好心人还能找到吗?

  事情过去九年了,这位好心人还坚持不与齐金光见面吗?齐金光向记者道出了自己的顾虑:“我非常尊重这位不知名的恩人,当时他说过,不希望我找到他,我听得出他是认真的。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报道。我是想通过媒体告诉他,我母亲终于换肾了,不让他再挂念。我更没忘记‘做一个好警察’的嘱托。”

  现在确实一点线索也没有,记者了解到,这位神秘的好心人听上去大约40多岁,与齐金光通话用的是用公用电话。当时他让司机汇的现金,直接打到卡上,没留下一丝痕迹。齐金光回忆,在电话中这位恩人说的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给人感觉言简意赅,雷厉风行,简单几句话就挂了。当时作为学生的齐金光心里有点儿怕怕的感觉。

  这九年来,齐金光一方面照顾家里,一方面努力做个好民警,受到上上下下的交口称赞,努力践行着自己对恩人的承诺。

  截至今天,锦州、大连两地媒体联手寻找仍在继续,这位好心人是谁?也许永远不会有答案,但或许,这次寻恩过程本身比结果更有意义。

  相关报道

  但且慢,一个好政策能不能真正造福公众,关键还看能否兑现落实。有关部门不应忽视不少网友的吐槽:眼下,一些企业双休尚且不能落实,加班费更是闻所未闻,至于带薪年假、探亲假等有法可依的假期都休不起、不敢休。一个尚在讨论之中的“小短假”看着虽馋,但能不能真的吃到嘴里,恐怕还很成问题。

  救母之愿,他努力了九年

  为何带薪休假等好政策难以全面落地,核心问题还是缺乏一个依法依规、平衡完善的就业市场和用工环境。一方面,大学毕业生年年增长,就业压力逐年增大,在一些城市、一些行业内已经形成了实质上的买方市场。即便明知没有双休不合法,占据着强势地位的雇主仍然我行我素——“你不干,还有大把人干”;另一方面,市场自身的不平衡缺乏执法监督为之校准,长期以来相当一部分劳动违法行为处于“民不举官不纠”的状态,处在弱势地位的劳动者自然不敢举报自己的米饭班主,因此“要么忍要么滚”便成为大多数“职场加班狗”的无奈选择。

  无论是最基本的双休日,还是奢侈的带薪假期、探亲假,再到人人垂涎的“小短假”,在就业市场供需不平衡的趋势下,不借助外力很难自然而然地落实到位。一言以蔽之,国家说要放假,老板就是不放,怎么办?这启示我们,唯一的可行之路就是用积极主动的执法监督来作为劳动者的后盾,让国家政令通达社会。一方面,劳动部门要更加主动地监督用人单位的用工情况,不妨采取抽检、问卷调查等方式切实了解劳动者的实际劳动情况,做到“民不举官也纠”;另一方面,尤其要鼓励权益受损的劳动者主动站出来举报,而且要为举报者提供全方位的匿名保护,让劳动者为自己的权益代言,打消他们遭打击报复的后顾之忧。(张涨)

本文由诚信在线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